<mark id="pn9zf"></mark><menuitem id="pn9zf"></menuitem>

    <track id="pn9zf"></track>

      <th id="pn9zf"></th>

            《羅馬》痛失最佳影片,對奈飛影響有多大?

            時間:2019年02月26日 09:37:59 瀏覽:

            [摘要] 今日第91屆奧斯卡頒獎典禮結果出爐,奈飛出品的《羅馬》獲得最佳攝影、最佳外語片和最佳導演三項大獎,但最終在最佳影片爭奪中輸給《綠皮書》。

            正文

            2019年02月26日 09:37:59

            《羅馬》痛失最佳影片,對奈飛影響有多大?

            編者注:今日第91屆奧斯卡頒獎典禮結果出爐,奈飛出品的《羅馬》獲得最佳攝影、最佳外語片和最佳導演三項大獎,但最終在最佳影片爭奪中輸給《綠皮書》。本文作者The Entertainment Oracle,由華盛學院達里奧整理,為您分析這屆奧斯卡對于奈飛投資者的意義。

            《羅馬》痛失最佳影片,對奈飛影響有多大?

            行情來源:華盛證券

            奧斯卡歷史上,從來沒有影片能夠同時獲得最佳外語片和最佳影片,《羅馬》也不例外。盡管《羅馬》在頒獎季屢有斬獲,呼聲頗高,但是這部講述墨西哥城家庭故事的影片,最終輸給了講述美國種族歧視歷史的,更為政治正確的《綠皮書》。

            但《羅馬》的參選對于這屆奧斯卡具有重大意義,奈飛的參與背后是流媒體行業和傳統影視行業的競爭,無論輸贏都將對娛樂業的投資產生影響。

            《羅馬》的誕生:奈飛的野心和心氣

            2018年是娛樂行業劇震的一年,奈飛的坐大已經重塑行業版圖,迪士尼康卡斯特和華納兄弟等傳統電影公司受到的影響尤其巨大。隨著《羅馬》的參選,業界已經無法脫離奈飛討論奧斯卡了。

            這也是奈飛第一次有機會沖擊好萊塢最具分量的獎項。所以奈飛的野心很簡單,就是出品一部奧斯卡最佳影片。

            除去奈飛元素,《羅馬》是一部黑白外語電影,時長超過兩小時。從歷史上看,這種類型的電影獲得成功的屈指可數,如果沒有奈飛的支持,基本上不可能立項。所以是奈飛的持續投入,讓觀眾看到導演阿方索·卡隆將他腦中的畫面變成真實的影像。

            奈飛另一個用心的地方是在放映方式上做出妥協。此前,奈飛堅持線上放映的方式,讓很多自己出品電影更像電視電影。雖然奈飛想以這種方式挑戰傳統,但反制力也很巨大,遭到斯皮爾伯格和諾蘭等眾多好萊塢大佬的尖銳批評。

            而《羅馬》采取更靈活的先線上再線下的方式。奈飛的妥協,顯示公司想借由這部卡隆導演的非常個人化的作品,來證明自己出品“真正”電影的能力。

            好萊塢:傳統公司和流媒體互撕成常態

            實際上,奧斯卡獎項競爭也有骯臟的一面。《羅馬》就曾被競爭對手扯入美國移民問題的討論,但好在多數人意識到這只是炒作。

            但《羅馬》仍然遭到很多好萊塢大佬的批評。導演斯皮爾伯格此前曾表示,不應允許奈飛等流媒體公司參加奧斯卡,他稱所有電影一但進入電視格式,就是一部電視電影,并暗指《羅馬》沒有獲得提名的資格。

            業界的反制比預想更嚴重,國際連鎖影院Vue威脅停止支持俗稱“英國奧斯卡”的英國電影學院獎項,原因是它向《羅馬》和卡隆導演頒發獎項。該影院的創始人兼董事長立場相當保守,他稱,“全球主要電影節應該繼續區分“電視制作”電影和院線電影,就像過去100年一樣。”

            今天在《羅馬》獲得三項奧斯卡之后,此類言論很可能再次出現。但投資者應當接受這種爭論將成為今后一段時間的常態。畢竟《羅馬》并不是唯一受到攻擊的電影,最佳影片《綠皮書》、《波西米亞狂想曲》、《一個明星的誕生》甚至奧斯卡本身都遭到各種指責,而且今年言論比往年更惡毒,但這就是好萊塢的玩法。

            投資者要看到奈飛的轉變

            奈飛投資者對《羅馬》的期望很高。他們期望看到《羅馬》大獲全勝、創造歷史、顛覆傳統,成為奈飛蓬勃發展道路上的里程碑。

            但《羅馬》不是奈飛的一次梭哈,《羅馬》輸給《綠皮書》,但奈飛沒有全盤皆輸。

            在《無境之獸》和《泥土之界》的嘗試后,《羅馬》不只是奈飛前往奧斯卡的敲門磚,而是標志奈飛正式進入正軌的電影。《羅馬》近期的表現已經為奈飛后續制作的電影鋪平道路,比如今年即將上映的《愛爾蘭人》,由馬丁·斯科塞斯執導。但投資者也不應過度期待《羅馬》的表現重現,畢竟一部電影成功中的變量太多。

            而投資者需要關注重點是,奈飛團隊在策略上變得更加靈活,這也是《羅馬》獲得成功的關鍵之一。在電影業務執行官Scott Stuber的建議下,雖然《羅馬》在影院上映了3周,遠不及3個月的傳統標準,但對此前堅持原則的奈飛來說,已經是很大的轉變。

            結語

            這屆奧斯卡已經塵埃落定,雖然《羅馬》未能成功登頂最佳影片,但讓業界看到奈飛在電影業的野心。從上映方式的妥協,可以看出奈飛正在向更靈活的方向轉變。同時,關于傳統公司和流媒體公司的討論甚至是互相攻擊,將成為今年的常態,這是好萊塢的本質決定的。而投資者也應明白,奈飛的電影之路肯定不會一帆風順。

            作者不持有文中所涉及的股票或其他投資組合,未來5個交易日內也不打算買入或做空。

            本文僅代表撰稿人個人觀點,不代表摩爾金融平臺。

            打賞

            發表評論

            北京时时彩开奖直播

              <mark id="pn9zf"></mark><menuitem id="pn9zf"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pn9zf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<th id="pn9zf"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pn9zf"></mark><menuitem id="pn9zf"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pn9zf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pn9zf"></th>